高官女眷的桃色冤家:猎艳狂龙:94 不可思议的情事

    你别动,我去给你拿水。

张玉琼转身去拿来水,扶石达斡坐起来,亲手喂他喝了水,随后,又扶他坐直,那张美丽的脸上漾起极度的愉悦,犹如见到初恋情人一般羞涩地说道:我,我一直守着你,一天一夜了现,现在是下午了,应该是一天一夜还要多点时间语无论次了,低着头时间来。

    啊,我,我昏迷了一天一夜,这,这石达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壮实的身子骨,中枪的部位并不是要害,怎么就昏迷了一天一夜,这简直不可思议。

那双眼把屋里的角角落落扫了一遍,觉得好熟,倏地想了起来,说:这里是可以肯定,这里不是医院。

    这是雯雯姐的家,你住过的,怎么不认得呀!张玉琼神态里的那抹激动悄然消散,一抹开心在那沾满泪水的脸上漾开,有意无意地想拉开跟石达斡的距离,又不想离得太远。

    虽然刚刚醒过来,但是,石达斡在确定这就是万雯雯的家以后,也瞧出了张玉琼的窘态,更知道她矛盾的情绪,便下意识地转移话题道:为什么不把我送到医院?万雯雯这个主人家为什邻家有女初长成笔趣阁么不在呢?怎么是你来照顾我?    一连串必须回答的问题,使得张玉琼想再退后的念头被打住,低着头回答道:由,由于是枪伤,怕,怕被别人盘问,所,所以秋,秋,秋琴姐建议请私人医生来家里给你治伤。

    她是害羞?还是对跟他抵触情绪?难道还不适应?石达斡的头虽然还晕着,却暗暗揣摩,也思考着接下来跟张玉琼相处的方式。

他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尊重与理解为上,先给予她尊重和理解,然后慢慢地试着跟她沟通,让她接受他的一些观念,最直接的是让她接受他这个男人,然后再想办法让她对男人产生依赖,产生相法。

    她依然低着头,不敢触碰他的眸光,声音怯怯地说道:蕴绮姐,秋琴姐和雯雯都去忙事去了,把我留下来照顾你,她,她们都想跟你合作,是忙开公司的事去了。

    她的话有点乱,但是,石达斡还是听明白了,却只哦了一声,由于刚刚醒过来,精神不好,内急,肚饿等等身体反应一齐出现,又不好明说,身子歪一歪,想躺下。

    你,你是不是感觉很不舒服?    我,我饿了。

    哦,你等着,我去给你做吃的。

    张玉琼一脸的恍然,原来这个家伙是饿了,抬起头来瞧着他笑一笑,我真是大意,你刚刚醒来,肯定饿了,我去给你弄吃的。

说着站起身来,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搁放到床头柜上,吩咐道:这是雯雯给你准的睡衣,我去叫人来帮你洗澡,然后你换上这套衣服,再然后我把饭端上来给你吃。

    女人,真是心细,石达朝有点感动了,无论是万雯雯周到的关怀,还是张玉琼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体贴,都让他感动了,正想说话时,张玉琼先出去了,也就暂时忍住,反正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跟她交流,也有信心让她的观念发生转变,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男人魄力是独特的,是能让她有所改变的,是能完成李秋琴交给他的任务的。

    他的呼唤,让本来是坐在床前的张玉琼激动得拉住他的手,似哭似笑地唤道:阿斡,斡哥,你,你醒啦,太,太好啦。

    一滴热泪落在石达斡的手背上,他的神经一紧,她怎么这么在乎我?她是为我而流泪么?她怎么会为我流泪?她是女同呢,没有理由在乎我呀。

一时间,他百感交集,喉结微微蠕动着,却无法表达。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