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里长安:第一百九十七章 姐姐

小说: 画里长安   作者:彼颜欢   回目录  举报
    说到这里,阿史那兰不禁哽咽了起来于是我跋山涉水从天山上取得了新鲜的雪莲,原指望能就活父亲,可父亲却在我走后的三天后就与世长辞了,所以母亲悲痛欲绝,欲跟随父亲而去在她临逝前,特意将我们姐弟叫到跟前,并在弟弟的手腕上纹下了我们部落的族徽。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那兰姐姐会认识这个刺青当听到这个原委,周蕊儿和蒙木扎这才恍然大悟但是姐姐为什么又跟阿若分开了呢虽然阿史那兰的身份有些特殊,但她之后的背景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平民。

    所以阿史那兰听到也不由得长叹一声这就是世事难料啊,母亲走后,在祭奠的当晚,皇宫内起了一场大火,当时我带着弟弟逃命,谁想被火柱给阻断了通道,后来我逃出了皇宫却不见了弟弟,原以为他已经葬身火海了,谁想却在这里见到了他

    阿史那兰说起离散之事,眼里满是内疚与悔恨,但毕竟血浓于水,姐弟之情重新复燃弟弟,我竟然不知道你就在我的面前,可见上天多么眷恋我们,终于让我们姐弟得以重聚了

    虽然重聚值得庆幸,但是当阿史那兰看到阿若的伤势时,又紧要牙关道到底是哪个天杀的刺客动的手,为什么要来刺杀我弟弟

    见阿史那兰情绪激动,一旁的蒙木扎也慌忙的劝道那兰姐姐,先不要激动,我也不知道刺客是谁,你还是先宽宽心,让阿若醒来再说吧。现在多说无意,只有将人弄醒了,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于是三人将带来的伤药与阿若敷上,可是敷上伤药的阿若非但没有醒来,伤势似乎还有发展的迹象就见阿若的手腕和手臂都呈青紫色,伤口也泛出了鱼腥的味道。

    不行,我们带来的药没有疗效,反而加进了伤势的扩散看到这个情景,周蕊儿也皱眉了,心道难道是自己带来的伤药与阿若的伤势产生了相克

    所以在一切都不明朗的情况下,周蕊儿赶紧停止了敷药,将原来敷上的伤药全部换下,再换上新鲜的盐水来清洗伤口。

    而阿史那兰却从荷包里面拿出了几朵干枯的花蕊,放在小石臼里来回捶打

    姐姐,你这个花蕊是什么,有什么功效吗见阿史那兰忙着捶打花蕊,周蕊儿也感到好奇

    可阿史那兰却对她介绍道我这个捶打的就是天山雪莲,当年我采摘的雪莲花没有用于父亲,实属遗憾,现在我将它用在阿若的身上,一定会大显功效的

    原来这些干枯的大花蕊就是阿史那兰辛苦采来的天山雪莲,天山雪莲具有止血消肿、清热解毒的功效,结果周蕊儿见到也不禁喜出望外那姐姐就赶紧给他试试吧之前的药效相克,周蕊儿也只有用上这奇特的雪莲花了。

    还好这天山雪莲名不虚传,给阿若外敷内服之后,他的伤势也也有了变化,人也渐渐苏醒了过来你们,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当阿若醒来,看见周蕊儿和蒙木扎几人围着自己,吓得自己一惊一乍的

    但周蕊儿见阿若醒来却破泣为笑道阿若,今天有好事啊,你可知你还有位姐姐

    姐姐,我何来的姐姐听到这话,阿若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小姐,你不是开玩笑吧,我从小就是孤身一人,被少爷从奴隶市场买来之后就成为了他的书童,何来的姐姐

    对于周蕊儿的提醒,阿若表现得一无所知,因为他的记忆里完全没有姐姐的半点印象,所知的都是在奴隶市场之后的记忆。

    结果阿史那兰听到却哭了,并朝着阿若唱出了一句回纥歌谣阿萨那里萨那啊这句歌谣空灵生动,仿若天籁之声,是周蕊儿从未听到过的

    可阿若听到却傻傻的看着,嘴里也哼出了阿史那兰所唱的那句歌谣你是从哪里听到的这句歌谣我怎么觉得好熟悉

    弟弟,你难道都忘记了吗这首歌谣是母亲每日为你唱的摇篮曲,虽然母亲过世了,但是姐姐却学会了。

    姐姐,你是谁的姐姐,还有母亲,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都不记得了听到阿史那兰的话,阿若仿若当头喝棒一般,忽地一下就坐了起来

    但阿史那兰却紧追不舍道那是因为十年前,当时的回纥皇宫里面发生了一场火灾,我们姐弟因为大火而失散,事后姐姐找遍了整个皇宫都不见你的踪迹,后来姐姐被歹人赶出了皇宫,也流落在了异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当听到阿史那兰的话,阿若也变了脸色,甚至不相信她的说辞你说你是我的姐姐,为什么我对你没有一点的印象呢

    虽然阿若与阿史那兰有过几次的接触,也报以好感,但论起姐弟情来,实在是太牵强了

    见阿若不承认,阿史那兰却拉起了他的手腕说道阿若,尽管你想不起来,但是你的手腕上有母亲为你纹上的族徽,这个是不争的事实

    族徽,我手腕上的这个刺青是族徽吗听阿史那兰说是族徽,阿若也感到震惊因为他记得小时候奴隶主为了防止他逃跑就对他说手腕上有奴隶的刺青,即使你跑到天涯海角都会抓你回来

    当时他还为了这个刺青异常的懊恼,甚至都想用小刀割去,幸好有旁人看到才没有酿成大祸,所以现在听说这个刺青,阿若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现在整个回纥使团都为了阿若被刺之事人心惶惶,但是谁也没想到阿史那兰竟然跟阿若熟识

    所以此事让周蕊儿和蒙木扎得知也是瞠目结舌姐姐,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们早就认识了吗周蕊儿记得很久之前阿史那兰与阿若有过一面之缘,不过那也是在集镇时的事情了。

    之后,阿史那兰一直跟在李芫的身边,也极少跟阿若有过接触,所以阿史那兰现在表现,立刻就引起了周蕊儿的注意

    见周蕊儿和蒙木扎两人的惊愕状,阿史那兰却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们可能不太相信,但这的确是我的故事,还要从十几年前说起。阿史那兰说着,眼前恍然回到了十年前。

    当时我的家乡在回纥,我的父母都是回纥铁勒诸部的王子和王妃,我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弟弟,本来我们一家人和睦又辛福的生活着,但是有一天,皇宫内突然闯入了刺客,他们刺伤了我父亲扬长而去而母亲查看了父亲的伤处后,说只有取得天山上的雪莲才能救治父亲。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